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學生的生活多是平淡的,一年中唯一的樂趣便是暑假了。中學時,隨父親到過河南,那是父親的故鄉,我自然很高興,因為平生還沒有去任何地方遊覽過呢! 那是一個盛夏的清晨,思雨洗去了一夏的塵埃,黎明的陽光便光臨了這片長滿野菜的山谷,晨風吹送著泥土與葉的清香,山雀也欣喜地唱了歌似的飛舞起來,在晨風中,若一隻海鷗,在海面上散步般地飛翔。於是便看見成對兒的鳥在啄食菜頭上打著朵兒的花。 在這裡走,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呢。在野菜叢中趟過,是驚擾了它們吧,於是它們便一股腦兒地,將露水噴到你身上,捲走起褲腳,便又被那長著鉤的葉子所暗傷。就是這裡,本來是一片燦燦的黃花菜田,而今,卻也成為了一望無垠的野地了。偶爾,可以看到一株或幾株頭頂上長著花的野株,也許那根本不是野菜。這是很驚奇的,是什麼?或許是被巫師詛咒了的,或許是被淘氣的精靈施了魔法,沒有及時恢復原形。 專家說過,這是植株的變異,由於這裡的生態環境導致植株本身發生了變化,但是這種變化又不完全是進化或退化,表現在外表就是這樣罷。 看著那株奇特的菜花,或許它本身便是一株綻放的美麗可人的黃花菜,可不幸的是,它生長在這麼一片土地中,或許它每天都會受到旁邊野草野花的譏諷嘲笑。笑自己矮小的身材,細長的葉子,難看的花苞,宛如一個小丑,〞頂花戴朵〞地表演著。於是它自卑起來,決定〞洗心革面〞,忘卻了自己的身份,忘卻了那種屬於自己的快樂時光。人們不再誇它的美麗,見到後,便會不停地發出厭惡的聲音。即使這樣,它也要改變自己。或許是真的怕了,要擺脫他人的冷眼,於是便變成了現在這樣。 無法得知它的感受,也許它心裡是好過的,因為自己的身體已經變成了野菜,等到嚴冬,便會拋棄頭上那朵噁心的黃花,最終消亡,在這片野菜叢中便又出現了一株無人發現的草了。 設想,它如果努力開放,拚搏向上,或許會長成水仙,但它沒有,自卑這心魔將它擊敗。也許要到明年,待它的種子萌芽之時,便開始了另一種戰爭罷。願它能戰勝心魔,綻放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