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4th Jun 2012 | 一般
我收到了不一樣的獠牙,不同於往常 這次沒有沾上鮮血 他說 這是一場沒有語言的戰爭 可是 我不明白 我愛他,他愛的並不是我 我只是他得一個工具 玩來玩去 需要的時候 我在 不需要的時候 我還在 路旁的蘆葦瑟瑟發抖 我所欲所求 他們全視而不見 這就是命運 從降生的那一刻起 一切都佈局好了 就等著我來走 於是我戴起來那副獠牙 刺向每一個對我重要的脖頸 心疼的滋味和鮮血的味道瀰漫 這些於他們來說 只不過是一場可笑的表演 演完了就幸福的喊殺青 可是融入的 永遠出不來 沒有進去的 也永遠進不去 我在深夜裡將這麼多的獠牙放好 等待著下一次任務